当前位置: 主页 > 业务咨询 > 在电竞还在被简单理解为游戏的时期
  直到俱乐部换了新的游戏项目,找到新的资方,原本已经转行或上学的成员们又重新归队。经过半年训练,终于在2016年拿到了CEC中国电竞嘉年华守望先锋女子赛的全国冠军。
 
  EC的境况可以看作是中国女子电竞俱乐部的一个缩影。在电竞还在被简单理解为游戏的时期,女子电竞也在经历不同程度的考验,梦想几乎是很多女队人坚持做下去的唯一动力。
 
  ECgirls 训练中ECgirls 训练中
 
  2018年,在中国发展了十几年却依然小众的电竞因iG夺冠,成功为自己正名,同时引来更多产业资本和圈外人的关注。
 
  企鹅智酷发布的《2018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电竞用户数将过3亿,市场规模约84.8亿元。预计到2020年,电竞全产业链产值将达到211亿元。同时,据腾讯电竞2017年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电竞产业存在着26万的人才缺口。
 
  然而女子电竞俱乐部在中国的发展依然“举步维艰”。女子电竞不仅没有被圈外人认可,连圈内的男子俱乐部也不看好她们。
 
  为了使电竞出圈而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老电竞人,他们尊重和崇尚成绩背后的荣誉,鄙视女队不出成绩却通过泛娱乐手段实现俱乐部盈利的方式。但反过来讲,男队自己的商业变现之路也并不顺利。
 
  在电竞出圈之后,外界将更多目光放在电竞俱乐部的商业回报上。过去,由于没有职业联赛和官方联盟等原因,女子俱乐部一直缺乏一个爆点。未来,她们又能否依赖泛娱乐路径为自己成功正名呢?
 
  从拼成绩到泛娱乐,女子电竞演变史
 
  KA是女子俱乐部里少有的几个头部之一,由出身广告业的沈梅峰于2015年在上海成立。
 
  “当时就是和朋友打了个赌,我们天天看一帮男孩打电竞,难道女孩子做不起来?”虽然成立原因可能有些戏剧性,但沈梅峰笃定女子俱乐部未来的爆发潜力。
 
  彼时,做女子俱乐部的人很少,仅有的几家,运营方式也多参考男队。
 
据京东女子电竞战队负责人房紫凌回忆,最早那拨打职业的女选手和男队一样,主要关注技术水平。
 
  房紫凌自己也曾是一名职业选手,她从中学开始接触游戏,大学打半职业。因为热爱电竞,尽管成绩优异,大学毕业后她还是放弃了继续深造。从职业选手到领队再到俱乐部经理,她见证了女子俱乐部的整个发展周期。
 
  2016年成立的多数队伍,以打比赛、争成绩为主要准则。到了2017年,职业女队开始由只关注成绩向与泛娱乐并重的方向过渡。“在过渡时期,80%左右的俱乐部基本都偏向颜值加实力的综合型队伍。”到了2018年,包括京东在内的女子俱乐部,开始更多地考虑商业化发展。
 
  对于男子电竞中的头部玩家来说,尚不能完全依靠赛事及后续的荣誉盈利,女子电竞如果也走这条路会更难。
 
  面对外界对于女队转型泛娱乐的不看好,房紫凌觉得很正常。“这根本算不上有色眼光,你没有高超的技术,或者说技术达不到男队的普遍水平,很多观众就只能看颜值和身材。没技术没颜值,他们看什么?”
 
按着偶像包装的思路,KA的品牌有了一定的商业溢价空间。在2017年下半年,拿到了比亚迪冠名,成为第一支被冠名的女子俱乐部。而KA的成功尝试也意味着,女子俱乐部如果没办法单纯依靠成绩提升品牌知名度、实现盈利,通过泛娱乐的方式找到商业价值,也是一条路径。
 
  房紫凌表示,提升品牌曝光度将是京东女子俱乐部在未来一段时间主攻的方向。与KA不同,因为背靠京东,俱乐部的IP已经有了一定知名度,下一步是如何提升战队成员的个人IP。
 
  2018年12月,京东女子电竞战队旗下选手林妥妥参加了一档由腾讯互动娱乐出品的电竞真人秀节目《超越吧英雄》。2019年1月,另一档电竞真人秀节目《终极高手》也已上线。电竞出圈后,越来越多的综艺开始借电竞的东风,同时,俱乐部也在通过这些综艺与泛娱乐有更多结合。
 
  俱乐部的核心要素是选手,房紫凌认为,在实现商业化过程中,还是要回归到个人。
 
  亚奥理事会终身名誉副主席魏纪中曾提到,电竞的存在是一个现实,这个现实不但被社会所承认,也在被政府承认。同时,国际奥委会也承认,电竞可以被视为一项新的体育项目。这对电竞来说,尤其是中国电竞,仍旧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开始。
 
  站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无论男子电竞还是女子电竞都仍旧只是一个起点,无论是市场规模还是俱乐部的商业潜力。
 
  而对于女子电竞来说,就像iG爆发带来的效应一样,现实问题之外,她们所欠缺的,也恰好是一次足以被外界注意到和被历史铭记着的爆发性事件。2015年底,因为关注的人越来越少,国内几乎不再举办《神之浩劫》的游戏赛事。由于当时俱乐部只做这一个游戏项目,萌真真和队员们回家待了一段时间。她是EC女子电竞俱乐部的负责人,带领过北京一区第一支正规的纯女子CF战队。
 
  那段时间,虽然离开了队伍的成员们找工作的找工作、考研的考研,但成员们并不甘心就此放弃电竞,还会相约一起参加线上比赛。
 
  
  沈梅峰初踏入电竞圈,吃过不少亏,但好的一面是,他把传统行业的一些商业思路带到了女子电竞领域。KA成立之初,光《英雄联盟》一个项目就养了八九支队伍,其中六支全职,有两三支非全职队伍。全职队伍负责比赛成绩,非全职的队伍兼顾发展泛娱乐业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