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业务咨询 > 它仍然是心理学历史上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质疑一出便引起了轩然大波。几天后,SPE 的主持者津巴多出现,回应了 Ben Blum 的质疑:他们仅仅是在第一天要求其中一名表现懦弱的守卫“早日进入到你认为的角色中”,并且没有交代他具体怎么做;关于那名故意表现出残忍的参与者,他自己事后说是受之前看的电影的影响,而且不光是他,其他狱警也参与了这些残忍的行为;那名说自己假装崩溃的参与者,他曾在采访中提到他当囚犯的那段时间是他一生中最令人难过的一段经历;那名所谓的工作人员是一名编剧,并没有真正参与 SPE ;英国研究团队对 SPE 的复制更像是一场“真人秀”,在任何意义上都没有达到一个科学复制的标准;将研究结果发表在非同行评审期刊上是由于经费原因,并且他们后来在许多同行评审的期刊和书籍上发表了关于 SPE 的研究。
 
  按照今天的心理学实验设计标准和伦理标准,SPE 确实存在着许多问题:它没有严格地控制变量、实验结果可能无法重复、实验对参与者造成了伤害……但是,综合考虑 SPE 的时代背景和其对心理学的贡献,它仍然是心理学历史上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人类行为是受多种因素影响的,这些因素可能来自内部因素或外部因素,可能来自生理因素或环境因素,可能来自历史或当代,可能来自文化或个体。毫无疑问,人是非常复杂的,研究对象越复杂,研究方法就要更加严苛。那些快速、简单发现的积极的实验结果,往往需要进行更严格的验证。科学研究是一项艰苦的工作,令人兴奋的研究结果通常需要长期的实验研究。
 
  令人振奋的是,研究者已经开始对以往奉为经典的心理学实验进行反思,并且越来越重视心理学实验的科学性,包括对 P 值、效应量的讨论,公开研究数据,对心理学实验进行可重复性检验,开展更广泛的合作网络等。
 
  简言之,心理学正遵守着“否定之否定”的规律蓬勃发展,而真理也需要一个愈辩愈明的过程。从这个角度来说,经典实验或理论遭到质疑或推翻,说明了心理学正在变得更好。而我们作为旁观者,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给它一点时间“目前很难找到家庭社会经济地位无法解释的心理因素。”密歇根大学的发展心理学家 Pamela Davis-Kean 说。金钱可以买到美味的食物、安静的社区、安全的家庭、更少的压力、更健康的父母和更多的亲子时光。Davis-Kean 指出,教孩子如何等待或者是变得有耐心“可能并不是改变他们境况的主要因素”。
 
  儿童的发展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响。研究者们希望能够通过干预儿童某方面的发展来影响其未来的全面发展,这似乎是不可行的。“人们正在拼命寻找一个简单、快速并且明显有效的方法,来改变那些处于困境中的人的生活。”人格心理学家 Brent Roberts 说,“然而令人沮丧的是,人性的另一个特点是,我们过于在意用快速而简单的方法解决复杂问题了。”
 
  被质疑的斯坦福监狱实验
 
  这是另一个在心理学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行为学实验—— 1971 年,菲利普·津巴多(Philip Zimbardo)及其同事在斯坦福大学的地下室搭建了一个模拟监狱,并且招募了 24 名大学生,将其随机分配为囚犯或者狱警的角色。狱警每班工作 8 小时,而囚犯则 24 小时生活在模拟监狱里。由于参与者后来发生出乎意料的极端消极的反应,这项预计进行两周的实验在 6 天后被终止。这就是众所周知的斯坦福监狱实验(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SPE),它的研究结果在几十年来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和政治影响。
 
  斯坦福监狱实验影响巨大,曾被改编为电影。斯坦福监狱实验影响巨大,曾被改编为电影。
 
  与棉花糖实验受到的来自学界的“推翻”不同,SPE 得到的是来自学术圈外的质疑:2018 年 6 月 7 日,记者 Ben Blum 在一家媒体平台 Medium 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对 SPE 的真实性和价值提出疑问,将其称为“欺诈”和“谎言”。Ben Blum 指出:SPE 中的实验者对扮演狱警的参与者的行为进行了诱导,其中一名扮演狱警的参与者为了配合实验者故意表现得残忍;一名扮演囚犯的参与者承认自己是为了提前出去复习研究生考试而假装崩溃;另有一名参与实验的工作人员公开谴责 SPE 有缺陷并且不诚实;英国的一个研究团队未能成功复制这项实验;为了避免被拒稿,该实验的研究结果发表在了一个非同行评审的期刊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