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推荐产品 > 我们仍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麦肯希·贝索斯麦肯希·贝索斯
 
  对于家庭事业平衡,这对夫妻的认知高度相同:
 
  “杰夫·贝索斯创业很忙,压力很大,但他仍然认为家庭很重要,只要情况允许,一定会多和妻子、孩子共度时光;
 
  当妻子拿着一段书稿找上来,他一定会放下手里的工作,仔细阅读并给出意见;
 
  他跟妻子尝试 homeschool,在家里一起给孩子教烹饪、上中文课、数学课等等;”
 
  麦肯希·贝索斯也是一样:
 
  “她对待写书这件事十分认真,即便俩人一起出去度假,都会自己躲在洗手间里,以免敲电脑的声音吵醒丈夫。
 
  她个人性格其实比较内向,但如果外向的丈夫需要出席社交场合,自己多半也会跟着一起参加。
 
  有了孩子之后,麦肯希·贝索斯也会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他们的身上。家庭生活的确为她的写作进度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孩子随时需要被照顾,那段时间真的是太忙了。”
 
  也正是因此,她的第一本书用了整整十年才写完。
 
  她的一些朋友认为,在第一本书里那个失败的中年男子的身上,能够看到她的一些影子:对自己的不满意,和对家人的愧疚。
 
  不过在另一方面,麦肯希·贝索斯也开玩笑地承认,拥有一个身价百亿美元(2013年)的丈夫,确实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毕竟小说作家不是一个特能赚钱的职业。“希望大家了解以下情况:就像我们的家人和密友已经知道的那样,在一段漫长的爱情探索,和短暂的试分居之后,我们正式决定离婚,并且以朋友的身份继续彼此的生活。对于能够与彼此结婚,我们感到非常的幸运。如果当初知道25年后会分开,我们仍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作为婚内伴侣,我们共同度过了一段美好的人生。未来,我们将以父母、朋友、生意、慈善项目的合伙人,以及个人未来追寻者的身份,继续一同探寻美好的生活。尽管标签和以往不同,我们仍会是一个家庭,以及彼此珍惜的朋友。” ——杰夫和麦肯希
 
  杰夫·贝索斯是美国互联网公司亚马逊的主要创始人,目前担任董事长、CEO 兼总裁的职位,也是公司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16%左右。
 
  《福布斯》统计,他的个人净值高达1370亿美元,世界富豪榜第一。
 
  杰夫·贝索斯的财富,95%来自于亚马逊的股份。不过少年时曾向往成为宇航员的他,也创办了私营航天公司蓝色起源 (Blue Origin) 。
 
  除此之外,他还是《华盛顿邮报》的实际老板。
 
  麦肯希·贝索斯的职业是小说家,曾撰写两部悬疑小说。《纽约时报》评价她的第一部小说《The Testing of Luther Albright: A Novel》对中年男子充满挫败感的状态,勾勒地极其精确,“就像一本懦夫的自传”。
 
  麦肯希·贝索斯还跟自己的前夫一起运作贝索斯 Day One 慈善基金,以及贝索斯家庭基金。
 
  两人共有四名子女,年龄在12到17岁之间,其中三个亲生儿子,一名从中国领养的女儿。
 
  相识相知
 
  在25年夫妻生活中,杰夫和麦肯希·贝索斯一直显得非常恩爱,常被拿来当做名人夫妇楷模。
 
  二人的情感故事鲜少见光,不过在2013年的一次采访中,麦肯希·贝索斯对《时尚》杂志袒露心声。
 
  麦肯希·塔图 (MacKenzie S. Tuttle) 出生在旧金山,从小就是个书虫,青少年时代就一直有写书的梦想。她考取了普林斯顿大学,专门为了跟普利策获奖作家托尼·莫丽森 (Toni Morrison) 学习小说写作。
 
  莫丽森回忆,麦肯希·贝索斯是她的“创意写作课上最优秀的学生。”
 
  杰夫·贝索斯的大学生活也是在普林斯顿度过的。作为计算机系学生的他,曾经做过跟马克·扎克伯格类似的事情:用算法建模的方式提高约会成功的几率。
 
  尽管后来他也承认,成功率非常低。
 
  虽然是校友,二人并非在大学里结识。走出象牙塔之后,他们的生活在华尔街才有了交集。
 
  麦肯希·塔图仍在坚持写作,需要偿付在纽约生活的账单,所以去了对冲基金 D.E. Shaw 求职。杰夫·贝索斯是她的面试官和后来的直接领导。
 
  麦肯希·塔图说自己每天都能听到隔壁贝索斯爽朗的笑声,对这个人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以至于主动邀请他吃饭、约会。
 
  从约会到订婚,再到结婚,二人只用了半年时间。
 
  听起来二人的结合有不符合职场道德的成分,实际上并非如此。
 
  在当时,杰夫·贝索斯早已厌倦了华尔街银行家的生活,他非常兴奋地告诉后来的妻子,自己想到了一个崭新的创业点子。
 
  那是1992/93年的时候,互联网正在快速发展。而他想要成立一个网上书店,取名为亚马逊。
 
  所以在结婚之后,这对眷侣很快就辞了职,举家搬到西雅图,在 Downtown 租了间房。1994年,杰夫·贝索斯管父母借到了30万美元,上线了亚马逊最初的网站。
 
  麦肯希·贝索斯是公司最早的员工之一,不过没干多久,只是在第一年里做做账而已。后来公司起步,人多了之后,她就专心写作去了。
 
  贝索斯家庭的朋友丹尼·希里斯告诉《时尚》杂志,不像是普通的夫妻,这对眷侣的关系十分地紧密、稳定和正常,以至于反而显得“不正常”……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