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推荐产品 > 往往是中国片商们青睐的对象
  去年最引入瞩目的交易当属微影时代一口气拿下9部影片的中国发行权,但随着下半年微影、猫眼合并,微影系淡出市场,这些影片都没有了下文,相关人士也拒绝了我们的采访。
 
  华视网聚和大地院线曾表示要共同发行阿汤哥的犯罪片《美国行动》,通过查询猫眼专业版,我们看见影片上映时间确在今年,但是没有具体日期; 同样情况还有熙颐影业引进的施瓦辛格的喜剧片《杀死冈瑟》。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还在捷成世纪的2017年年报中发现了《风河谷》的身影,该片去年获得了“一种关注”单元最佳导演奖,主演是国内观众熟悉的“鹰眼”杰瑞米·雷纳和“绯红女巫”伊丽莎白·奥尔森。原定的国内上映计划是2017年,去年7月曾作为FIRST影展开幕片,不久后有报道称影片会在2018年2月公映,而这次我们在年报上看到的时间却变为了“2018年第三季度”。二十五年来,《霸王别姬》之后再无金棕榈在内地上映。今年有公司购入了本届金棕榈《小偷家族》,这次,我们有机会在内地影院欣赏到该片吗?
 
  戛纳不只有好电影,还有全世界最大的电影交易市场。
 
  走进电影宫地下一层,人头攒动、口音混杂,上百个国家的电影人在这里热络交易。有人递上一张问卷:是第一次来戛纳吗?主要目的是什么?
 
  他们每递给10个人,其中可能就有6个中国面孔,6个中国人里至少得有5个是来采购影片的。
 
  “今年的中国人加起来比全世界买家还多。”“价格长得很疯狂。”……在戛纳,中国人太多和成交价疯涨不是第一年出现了。
 
  面对着更大而多元的中国电影市场、更多涌入的批片玩家、更混乱无序的规则,中国片商们还赚钱吗?批片这个生意,要怎么做下去?
 
  对于影迷来说,一部翘首以待的影片往往能看见引入国内的报道,却再也不见下文。一部影片从成交,到最后院线上映或者流向视频平台到底经历了什么?
 
  那些年中国买家们喜欢的影片
 
  “中奖了!”
 
  5月19日,戛纳电影节获奖名单揭晓的那一刻,路画影视CEO蔡公明激动的鼓起了掌——本次最佳影片金棕榈奖《小偷家族》和评审团奖《迦百农》的中国版权都被他们收入囊中。
 
  “相当于中了第一和第三名,第二名《黑色党徒》是敏感题材,本来也不适合引入国内。”蔡公明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
 
  能选中两部获奖影片,蔡公明和路画董事长曹佳都强调,比起考虑得奖概率,权衡更多的是一部影片是否适合中国市场和票房潜力。蔡公明说,他注意到评审团主席凯特·布兰切特在开幕式上说,这届电影节要寻找情感,所以团队对情感主题特别敏感。
 
  《小偷家族》是日本导演是枝裕和拿手的家庭题材,讲述了贫苦度日的一家人做小偷补贴家用,收养了一名流浪少女后发生的亲情故事。该片有名导加持,题材适合国内市场,且受众广泛。
 
  由此可见,主创成员在国内有知名度、制作有质量、题材有受众、容易通过审查的内容,往往是中国片商们青睐的对象。
 
  去年,《摔跤吧!爸爸》、《天才枪手》和《看不见的客人》成为年度投资回报率最高的三部批片,让中国买家们开始把更多目光投向非英语地区影片和强类型片。
 
  获得评审团奖的《迦百农》来自黎巴嫩,讲述了12岁男孩赞恩在贫民窟挣扎求生,起诉父母生而不养的故事,“全场看了都哭成泪人,结束时鼓掌了足足15分钟。”曹佳说。
 
  因为观影反馈好,《迦百农》被视作商业片在全球范围引发了疯抢。仅仅是法国版权就卖出了140万美元,而对比法国2017年全年票房11亿美元只有中国86亿美元的1/8,放大到中国市场就是千万美金级别,直逼头部商业内容。
 
  去年《天才枪手》在中国获得了2.7亿票房后,泰国GDH原班人马制作的青春浪漫喜剧《最佳次品》也在戛纳被中国人买走,该片5月10日在泰国上映三天后总票房就超过了去年的票房冠军《天才枪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