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每年大概要投60个新项目
  以下为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超级对话”的精彩实录,投中网整理。
 
  陈颉:请出我的好朋友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David Su(徐传陞)。其实我跟David Su以及David Zhang(张颖)在他们创立经纬前就是非常熟悉的老朋友了,大家也知道经纬是2008年成立,到今天正好是10年,也是这个行业里面最有影响力的机构之一。过去十年,经纬在新经济领域做得非常出色,成为了全球一线的投资机构。很荣幸请到他为我们对话,我印象中David是一个很儒雅的人,希望今天我们能碰撞出一些“意外的火花”。
 
  陈颉:刚才简单介绍了经纬的历史,当时你们2008年做这个事情,是三个人来自不同机构的人聚在一块儿,怎样做这件事情?包括十年以后,经纬的今天和你们当时预设的经纬有什么不一样?另外任何合伙人在一起都不可能是100%意见统一,你们三位都是很直接的人,你们在工作中是怎样解决三人之间不同意见的?
 
  徐传陞:感谢Jay的邀请。我觉得这十年,如果你是我们的投资人,你可以看到我们过去十年的发展还是蛮有意思的:2008年我们刚刚成立的时候,三个人都在各自的领域做得很不错,但风格非常不一样,投资的方向和领域也完全不一样。
 
  2008年创立基金,现在回报也是非常好的,可以说在中国是做得还不错的。投资组合里面除了有互联网的早期的投资,还包括我自己投的博纳影业。2008、2009年是初始阶段,关于打法和风格都在摸索,但是好处是每个人的投资能力还可以,投的项目综合起来其实回报是不错的。那个时候基金里面有很多的这种看似相互不沾边的组合。
 
  真正找到方向的时间,是在2010年左右。我们当时达成的共识是,要走互联网市场模式,All in移动互联网。
 
  我还记得2011、2012年当时大家都说经纬有点疯狂,什么App都投。那段时间真的很疯狂,一年投了二、三十家的移动互联网公司。我觉得可能当时也的确是有一股劲在,因为我们看到了技术革新。现在我们也一直保持着非常快的投资速度,每年大概要投60个新项目。
 
  刚才我在下面听晨兴的刘芹在说,因为大家从业时间差不多,都是一直在市场上做下来的,他说得很对,在科技的大变革时,最早看到机会的人才能最大地把握机会。
 
  从决策上,十年磨合下来,其实不光是我们三位决策,还有其他四位合伙人。经纬现在资深的投资团队是有15人,带着超过20位投资经理和分析师,我们的决策非常扁平化。开会时,经常有分析师挑战我们合伙人,我们内部其实很鼓励这种风格。虽然有时候跟年轻人沟通会被挑战,导致合伙人包括我自己偶尔也会有不舒服,但是正是这种风格可以让我们做初创、早期投资的VC能够真正诚实地应对市场的变化。
 
  刚才听到刘海峰总说一个项目投5亿美金,我们一个基金才5亿美金,在这样的体量下怎样在三、四年内高效地寻找到最优秀的创始人,和他们携手成长,引领未来的变化,这是我们的核心挑战。
 
        作为中国做VC最早的人之一,徐传陞一般不太鼓励公司太早拿战略投资的钱。他认为,“时间点的把握非常重要,对于创始人来说,什么时候拿是一个很讲究策略和时机的问题。”
 
  
相关推荐